一瓶饮料,最贵的竟然不是原材料,而是它?

发布时间:2020-05-08

一瓶饮料,最贵的竟然不是原材料,而是它?

Image by Rudy and Peter Skitterians from Pixabay,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界面新闻(ID:wowjiemian),记者:吴容,编辑:牙韩翔

当你在消费一罐饮料时,你为包装所付的钱也许是最多的。

近日,杨幂代言的椰子汁、水果罐头生产商欢乐家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欢乐家”)递交了IPO招股说明书。

近三年里,这家公司最大的支出成本是包括瓶、盖、纸箱等各类包装材料,而不是生榨椰肉汁、鲜果等主要原材料,也不是白砂糖等辅助原材料。

以2019年为例,公司包装材料成本占到了36.91%,高于主要原材料的占比(22.57%)以及辅助原材料的占比(18.53%)。

 

图片来源:欢乐家招股书

 

这种情况在另外两家同业公司中亦有所体现。

据养元饮品上市时的招股书,旗下核心产品“六个核桃”一瓶的成本组成大致是这样的:易拉罐占到0.57元,核桃仁和白砂糖分别为0.25元和0.05元,其它原材料则为0.13元。也就是说,易拉罐成本占据了50%以上。

养元饮品2019年财报同样显示,生产成本中,直接材料费用占比高达88.36%。按照采购额计算,2019年易拉罐的采购额为17.56亿元,占总采购额的53.04%。财报提及,易拉罐采购受其主要原材料马口铁价格上涨而上升,为此公司毛利率被易拉罐所蚕食。

承德露露在财报中虽未专门提及包装成本攀升对利润的影响。不过界面新闻留意到,2019年公司前5名供应商中,包装供应商占到了2家,两者分别占到年度采购总额的6.75%和5.36%。

 

图片来源:承德露露2019年财报

 

包装成本上升属于比较不可控的风险。

饮料业内人士朱丹蓬对界面新闻表示,包括易拉罐、玻璃瓶等包装材料生产属于高污染行业,近年来成本上升和国家对环保管控加强有关。一大波中小型包材生产工厂已退出市场,包材生产逐渐大型化、规模化的工厂靠拢。这也使得,这些饮料公司博弈能力下降,与大型包装商之间无法很好地议价、压价。

贵州一位白酒经销商也向界面新闻提供了类似说法,2016年9月以后,玻璃、陶瓷、纸箱、瓶盖等原材料的涨幅较大,有的已上涨30%-40%。随着环保审查力度加大,包装又属于不易回收利用的损耗品,导致配套生产上升,部分包材公司被迫整顿或关停,造成了这一成本的上涨。

如何消化包装成本不可控风险成为关键。

对于瓶装饮料而言,包材成本一般占据总成本20%-30%。可口可乐这类大公司的做法是将这些成本“转嫁”出去,利于甩掉“包袱”,聚焦于打造品牌。

传统碳酸饮料,盈利能力较强的部分是上游浓缩原浆的生产与销售,毛利率约为50%~60%,而中游的瓶装业务毛利率则相对较低,约为10%~15%。

2016年开始,可口可乐公司在全球多个主要市场推动瓶装业务100%归于特许经营公司完成,也就是不再自己做装瓶工厂业务。获得特许经营的瓶装公司,需要自筹自办一切设备材料包括原材料的采购、运输、销售等。

在中国市场,可口可乐于2016年11月进行了瓶装业务重组,即不再拥有自己的装瓶业务,而是将特许经营权全部授予给中粮集团和太古集团。

为了节省包材成本,太古可口可乐曾提到过,在维持容量不变的前提下,改变饮料罐的大小以此减省290吨铝材,同时大量减少了纸质和塑料包装的用量。

中粮可口可乐的做法是,通过精细化管理、产能优化和资源整合,以及借助母公司中国食品对供应商资源的整合能力,提高供应商集中度,来使得原辅材料成本进一步下降。

另外,近年来可口可乐开始推广小包装可乐,更小的包装被认为利于满足人们“少喝一点更健康”需求。更重要的是降低包装成本,小包装可口可乐的单价比大包装要贵,以此增大利润空间。

而欢乐家在招股书中表示,为了节省成本,公司2019年更新升级了饮料生产灌装线,并将部分椰子汁包装材料由原有的PE瓶替换为PET瓶,该PE瓶的平均采购单价0.68元/个,而PET瓶胚的平均采购单价为0.39元/个,采购成本得以降低。

2017年-2019年,欢乐家营收分别为11.9亿元、13.5亿元、14.2亿元,净利润分别达到8339.18万元、1.6亿元、2.07亿元。

受制于包材等材料等因素对利润的挤压、规模效应以及“低价少费”的收入费用结构,虽然欢乐家饮料产品毛利率从2017年的35.37%增长至42.57%,但不及养元饮品和承德露露。

搜索阅读更多资讯
搜索阅读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