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 循环 再利用 美国也是 浑身脑袋疼

发布时间:2019-07-22

那些公司承诺帮助解决美国的垃圾回收问题,但几十年来他们却一直在与“瓶罐法案”作斗争。“瓶罐法案”的存在确使越来越多的罐子被回收,但其开销对于饮料业公司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

    垃圾回收工作在美国的许多地方都举步维艰,可口可乐等公司表示他们致力于解决这一问题。

云山峰塑料彩印

    饮料行业在小学举办披萨派对,表彰那些在垃圾回收中表现*的学生,它们还向处理废旧塑料的公司提供资金。可口可乐(Coca-Cola)和百事可乐(Pepsi),以及塑料生产商陶氏化学(Dow)纷纷支持类似于“保住美国的美丽”(KeepAmericaBeautiful)这样的非营利组织,这些组织会组织垃圾清理等活动。*近“保住美国的美丽”出资赞助了一段视频,在视频里,模特们在布鲁克林的一家回收设施中翩翩起舞,一位广告文案写手认为,这段舞蹈让“回收变得性感”。可口可乐公司希望截止到2030年,至少有50%的包装所用的材料来源于回收物。

    但是,有一种鼓励垃圾回收的方法已经被证明确实有效,但这些大公司却并不支持,那就是容器押金法案,也就是通常所谓的“瓶罐法案”。因为公司们会为此耗费大把资金。

    美国10个州都有规定,消费者可以通过返还一个空瓶子或者罐子来获得几分钱的奖励。在此条款的激励之下,罐子的回收率明显增高。与其他没有奖励的州相比,这个数字高了不止一倍。

    几十年来,饮料公司、零售商和他们所控制的许多非营利组织一直在全国范围内努力去扼杀“瓶罐法案”,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自1987年以来,只有夏威夷州通过了“瓶罐法案”。今年,至少有八个州提出了这样的议案,但几乎全都被否决,或未能获得关注。

    结果呢?在美国的大部分地区,回收利用仍然几乎完全依赖于消费者的意愿,他们把用过的容器放在相应的垃圾箱里以便取走。这个过程很方便,但这意味着数以百万计的瓶瓶罐罐直接倒进了垃圾堆。

    各界对“瓶罐法案”持反对态度的经济原因是显而易见的。如果其他40个州采用昂贵的瓶罐法案,*终可能会给这些行业带来数十亿美元的损失。站在饮料行业的角度来讲,这些法案的作用和征税无异,使那些因无人退瓶而无法发放出去的押金流入政府的腰包,总额以数百万美元计。在许多情况下,饮料分销商还要为处理空瓶罐支付手续费。

    “我相信,该行业反对此法案的真正理由是,这让他们付出了大量金钱,他们想要避免这些开销,”瓶罐回收协会会长苏珊·柯林斯(SusanCollins)认为,这个协会是一个支持瓶罐法案的研究和推动组织。

    上个月在康涅狄格州,一项提案计划将瓶罐押金法案的适用范围从苏打水和啤酒扩展到果汁和能量饮料。但是,在企业界的努力下,这项提案遭到高票反对而被否决。

    “这就像土拨鼠日(一个北美传统节庆活动,每年一次)一样,每年都来一次,毫无变化,”康涅狄格环境保护协会会长克里斯·菲尔普斯(ChrisPhelps)在该法案被州议会否决后不久对当地一家报纸表示。“每一年!当涉及到瓶罐账单时,每一年都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尽管付出很多努力,尽管开展了很多工作,尽管这种进展的必要性得到各界认可。”

    面对公众质疑瓶瓶罐罐使海洋塑料污染加剧,以及许多城市存在的回收系统问题,饮料业*近几周发布了广泛声明,声称对“瓶罐法案”采取了全新的开放态度。

    在回应《纽约时报》关于该行业游说努力的问题时,美国饮料协会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尽管该协会“过去”反对瓶罐法案,但它“对任何可能促进塑料回收的想法都持开放态度”。

    “这包括瓶罐押金,或是对瓶罐征收一定的费用,”该行业组织表示。

    企业界认为,瓶罐法案只涉及到塑料垃圾的一个来源——苏打水瓶和饮用水瓶。饮料公司和零售商表示,他们希望提高所有类型塑料的回收率,包括酸奶盒和食品袋,这些都将被排除在瓶罐押金法案之外。

    瓶罐法案的支持者承认该体系的确存在缺陷,但指责了零售商和瓶罐商对于改进和优化该体系的努力所持有的消极态度。

    “这造成一个对于回收业整体来说更大的问题,”国家回收联盟(NationalrecyclingCoalition)前理事会成员达里尔·杨(DarrylYoung)说。“这真的只是制造商逃避责任的一种方式吗?”

    几年前,国家回收联盟考虑与“保住美国的美丽”合并。杨说,他否决这次合并的部分原因是担心资助该组织的那些大公司动机不纯。

    “他们想提供帮助,”杨说,“但是要按他们自己的方式。”

    别让它们添乱

    劳拉·特纳·西德尔(LauraTurnerSeydel)是媒体大亨特德·特纳(TedTurner)的女儿,也是一位环保倡导者。在2005年了解到这个看起来颇为荒谬的难题之后,她成立了一个叫做“AtlantaRecycles”的组织。

    尽管亚特兰大是全球*大的塑料瓶生产商之一可口可乐的总部所在地,但由于佐治亚州的回收率太低,当地地毯制造商(大量使用回收塑料)被迫从该州以外进口这种材料。

    塞德尔说,今年冬天,她亲眼见证了“AtlantaRecycles”成立14年后情况几乎没有改善的原因。

    她说:“这说明了为什么回收利用的废料越来越少。”

    今年1月,这个由商界*、政府官员和环保人士组成的团体的一些成员听取了可口可乐基金会在该市投资400万美元的简报。该组织了解到,可口可乐选择亚特兰大作为其“世界远离浪费”(WorldWithoutWaste)运动的展示地,该运动的核心是提高瓶罐的回收率。

    该公司将通过一个名为“回收伙伴”的组织,为城市工作人员支付费用,让他们仔细检查居民的回收箱,并留下“鼓励卡”,标明哪些物品可以回收,哪些属于垃圾。该项目已在较小范围内已成功测试。

    会议上有人提出了另一个想法:为什么不探索一下在佐治亚州使用“瓶罐法案”的可行性呢?

    这项提议很快被否决了。该组织的几名成员表示了各自的忧虑,他们担心推动瓶罐法案可能会危及可口可乐的资金供应。赛德尔回忆说,这些人的意思就是“你*待着别添乱。”会上的讨论越来越激烈。塞德尔女士和其他一些人认为,瓶罐法案已被证明是提高塑料回收率的行之有效的方法。

    该市环境项目主管卡尼卡·格林利(KanikaGreenlee)准备了一份可口可乐的声明,明确表示反对这项法案。

它们表示,瓶罐法案既不方便又昂贵。

    格林李通过一位发言人拒绝置评,她在亚特兰大担任几个与回收有关的职位。她在该市的公共工程部工作,也在“保住美国的美丽”的全国理事会任职,与她一起任职的还有可口可乐、胡椒博士、百事可乐和美国化学理事会——一个化学和塑料品公司的行业协会——的高管。

    “保住美国的美丽”是1953年在包装行业的帮助下创建的,旨在抵制乱扔垃圾。其发言人表示,该组织在瓶罐法案上持“中立”立场,“在这一点上,所有的改善都需要被提上议程”,以改善回收利用。

    可口可乐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公司的政策立场独立于其基金会的捐款,并补充称,亚特兰大回收利用大会召开时,那笔400万美元的投资已经得到批准。

    “我们愿意尝试一切可能的策略来达到我们的目标,这个目标就是到2030年时,我们能回收或重复利用每一个售出的瓶子或罐子,”可口可乐还补充道,“路边回收是一种对消费者来说有效和方便的回收方案。”

    卓越的战略

    一个多世纪以来,空瓶子一直困扰着饮料业。1882年,《国家瓶装商公报》写道,它们是“可怕的恶魔,夺走了原本繁荣的瓶装行业的生命”。

    当时,饮料公司迫切地想回收他们的瓶子,因为玻璃容器的制作成本太高。这些公司甚至对家庭进行突击检查,从家庭主妇那里回收使用过的容器,这些家庭主妇用这些容器储存番茄酱和药品。

    然而,到了20世纪80年代,大量生产的塑料使瓶子变得便宜——人们很少重复使用它们。它们经常被扔到路边,饮料公司也只是简单地生产更多塑料瓶以供使用。

    瓶罐法案被通过的部分原因是为了减少这种垃圾。但田纳西州、新泽西州和华盛顿州等州选择了另一种方案。在田纳西州,饮料公司同意缴纳小额税款,以资助垃圾清理工作、教育项目和促进回收利用的传单。

    还有一项补贴。在该州的许多地方,囚犯们会每天清理垃圾,以降低运营成本,并会因其善行得到监狱的奖励。这些税收用于支付监督垃圾处理人员的县治安官的工资和其他开支,比如为囚犯提供麦当劳午餐。

    今年春天,29岁的囚犯米科·科尔曼(MikoColeman)在一条安静的乡间小路上捡垃圾时说,“这让时间过得更快了。”

    但是根据法律规定,如果田纳西州通过了瓶罐法案,这笔钱——以及清理人员——将不再存在。这使得瓶罐法案在政治上难获支持。

    “我不得不把它交给这个行业,他们有一个更好的策略,”作家兼环保主义者玛吉·戴维斯(MargeDavis)说,她自从2004年起一直在支持瓶罐法案在田纳西州的施行。

    戴维斯女士说,垃圾清理有助于美化道路,但并没有影响到核心问题——回收更多瓶罐。尽管她的瓶罐法案提案将为道路清理找到新的资金来源,她还是很难说服立法者。

    有时,戴维斯女士的努力面临着另一个对手——“保住田纳西的美丽”这个组织。和工作人员一样,这个组织的大部分资金来自税收。

    根据其网站,“保住田纳西的美丽”的组织价值观包括“个人责任”和“基于现实的政策”。

    几年来,该组织一直在进行研究,并公开反对瓶罐法案。2002年,他们在一份两页的白皮书中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这与饮料业的立场非常相似。停止乱扔垃圾和鼓励回收利用*的方法是通过教育,而不是通过5美分的押金。

    “资金应该用于教育大家预防问题的发生,”白皮书说。“首先教育孩子,再是成人。”

    自2013年以来一直担任该组织执行干事的米西·马歇尔(MissyMarshall)表示,她所在的组织目前还没有关于这项法案的官方立场,但她担心这个法案的成功施行会导致目前已明显改善垃圾问题的系统的资金稳定被打乱。

    “我们并不认为否定当前的做法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她说。

    说力量显现

    该行业对瓶罐法案的主要批评之一是这些法案剥夺了市政府回收铝罐等有价值废料的计划。而出售这种材料有助于抵消加工价值较低的物品的成本。

    在中国对从美国进口的塑料废料数量进行严格限制之后,环保团体和市政当局对这一观点更加信任了。中国的政策转变导致美国的塑料和纸张供过于求,迫使一些组织焚烧或掩埋他们无法处理的材料。

    在华盛顿州,参议员克莉丝汀·罗尔夫斯(ChristineRolfes)认为她已经发现了一个全面的解决方案。今年冬天,罗尔夫提出了一项法案,她说,该法案旨在要求所有塑料包装制造商不仅要回收塑料苏打水瓶和普通水瓶,还要回收更难处理的塑料制品,比如饭盒和包装袋。

    大约20家公司和贸易组织的代表一致反对该法案,其中包括一个名为美国包装与环境协会的组织。该组织的网站显示,其成员包括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的化学部门和百事可乐。

    “他们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整个经济,”罗尔夫斯在谈到该法案的众多反对者时说。“这是阴险的。”

    经过几次修订,目前版本的法案不再要求塑料制造商负责回收。

    该法案已经签署成为法律。根据该法案的要求,一家州立机构正在研究比较回收塑料垃圾的不同方案,该研究报告将于2020年10月提交。

搜索阅读更多资讯
搜索阅读更多资讯